华克山庄

正在加载数据... 天一简介 | 课程基地 | 教育督导 | 天一科研 | 天一社团 | 情系母校 | 天一管理
您现在的位置: 天一中学网站>> 资优教育>> 最新动态>>正文内容

最新动态

2018,我们毕业了!

青春不散场

2018628号六点的报告厅,那是我们的主场。

当世界归于一片弦音,当灯光渐渐亮起,当笑容渐渐绽放又归于肃穆与安宁。这是一个属于我们的夜晚,为两年的少年班生活添上一道绚丽的烟火。

    我们排成两列,手牵着手进入会场,两只手在摩擦中交互出热度,感受着彼此掌心的纹路与生出的老茧,也感受到时光荏苒,不会逆流。

    同学的脸上显出不一样的光彩,或是激动,或是忧伤,或是明媚,或是紧张。这场晚会为我们的青春加冕,泼墨了心底的欲言,渲染出跌宕的夏天。

   首先出场的的是我们班全体女生和学校领导,家长,老师一起配合完成的朗诵——《青春礼赞》。我们的脸上露出柔美的微笑,心情随着朗诵者声音的跌宕而起起伏伏。

    家长说:“有这样一个年纪,敢爱敢恨,敢作敢当,这是青春。”

    青春这段年华是生命的蓬勃,是为了让自己成为斑斓星河里的一个传说,成为独一无二的子夜。

    都说青春兵荒马乱,都说青春路上兜兜转转,若在迷茫中失去方向,何尝不是一种遗憾?

    老师说:“青春是用来拼搏的,是用来向前冲的,是充满激情的岁月。”我们应当以梦为马,不负韶华。

    许校长说:“成为世界的领航人,是你们未来的模样。天一人永远和你们在一起,天一永远是你们最坚强的后盾。”

    当我们在外打拼累了,疲倦了,回到天一来歇歇,不失为一种回忆。

    心底渐渐泛起酸楚,声音中带出些许颤抖的尾音,压抑不住。

    我们举起右手,再一次宣誓,拼尽全力呐喊出天一誓言。眼眶渐渐变红——当年我们稚嫩的脸庞浮现在眼前。

    下台时,我们的背影显得有些仓皇,不是为了逃避什么,只是为了压住心底泛起的回忆。

    让我记忆特别深刻的是那个舞蹈《What makes a beautiful world》。六个男生的歌声泛出鲜活的生命力,打着节拍唱出青春的色彩,显出少年的无限热情与豪迈。

    跳舞的少男少女们舒展手臂,享受着在聚光灯下的每一秒,将每一个姿势撑出饱满的弧度,呈现出最好的自己。

    徐添手中拿着吉他,娴熟的姿态稍显魅力,悠扬的乐声从他指隙流出,这是世界上最明亮的音符。那个手抱吉他的徐添,那个卖萌的徐添,他一直都在,金子总会发光。

    所有的同学一起跳,大家都将之前练习的酸楚,小腿肚微微地抽搐,额上沁出的汗水抛之脑后,全力展现自己。将自己的身骨柔软成一条丝带,带着芬芳飘过每个人的心田。

   最让我震撼的是家长们排编的《天一很赞》。父母们仿佛都返老还童,年轻了几十岁,像一只只百灵鸟一样歌唱。即使稍有纰漏,他们也是最棒的,没有枉负之前辛勤的排练。

    他们一直都是我们的骄傲。

    每一个节目都是那么生动,每一张笑脸都是那样真诚,这个夜晚注定是不眠夜,感谢少年部给我们创设了这样的舞台,让我们的初中生涯有了个圆满的结尾。

这些鲜衣怒马,年少轻狂的日子,都会在我们别离之后被灼烧。纤薄的片段随炽热的火焰微微卷起,最后化为一把残蜷在手心里余温尚存的灰烬。

黄昏无霞,何以为黄昏;青春无你,何以为青春!

王元春主任对我们说,一个人至少拥有一个梦想,有一个理由坚强。少年部是我们永远的家,家的大门永远为我们敞开,我们的梦想在这里铸就,我们的青春永不散场!

天一生水处,梦想启航时!

少二(4 

视频地址:https://m.youku.com/video/id_XMzY5NDE2MzYyOA==.html?sharefrom=iphone&source=&ishttps=1&sharetype=2&from=timeline&isappinstalled=0

  2018,我们毕业了

毕业了。

我们真的毕业了。

三年像是一出尤为精彩的戏,起承转合至终尾,然后我们拉着手在舞台上谢幕,诏告这场终散的筵席。舞台上的镁光明亮而刺眼,剧烈到盲。

2018628晚,我站在舞台上,和其他三位主持人一起。宣布毕业晚会的开始。

从略高处看台下的掌声,除了声音的清晰,还有视觉上的巨大冲击,我听到自己光线一样的声音在空气中游曳,带着轻微的颤抖我想,是因为心中莫名的感慨。

是《青春礼赞》中诗情画意的诵词,是《极乐净土》男孩们略带妖娆的舞步,是《真心英雄》里发自内心的呐喊,甚至是《茉莉花》空灵悠远的鼓声……

从舞台,看众生百态,看少男少女们绽放的活力,看老师们哽咽不已的叮咛期翼,看家长们欣慰感动的嘱咐挂念。如鱼入深水般走上舞台,如夕下平地般退去幕后,每个节目的开始我们都万分期待,每个节目的结束我们都无限不舍直到最后,王元春主任为我们致辞。

他的话,没有足够华丽的辞藻,没有太过抑扬顿挫的语调,像是清水掠过指腹,平淡至此,却留下濡湿的印记。我知道,我们都不会忘记,也不能忘记。

四位主持人又一次共同站在了舞台上,上一次是开始,这一次是结束。《萍聚》的乐声一点点黯去,最后的话,终于要说了,我竟是那个宣布晚会结束的人。

最后一个字逸散在空气里,我的世界失去了其他的声音,只有海水退潮细小的拍打声。我听不见那掌声有多么雷动,只有无数手鼓动的模糊画面,像是被刻意放缓的慢镜头。

灯光再一次剧烈到盲,我们把舞台留给合影的师生,转身退去,再不回头。

毕业了。

我们真的毕业了。

少三唐欣雨